• 一个印度尼西亚地区制作美食的秘诀

    有一次一位印度尼西的朋友邀我去坐客,主人就制作了锅竹笋咖喱,新鲜的竹笋切薄片,用椰浆、香茅、姜黄、南姜、红葱等惯有的东南亚香料煮香煮浓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竹笋炖咖喱

        有一次一位印度尼西的朋友邀我去坐客,主人就制作了锅竹笋咖喱,新鲜的竹笋切薄片,用椰浆、香茅、姜黄、南姜、红葱等惯有的东南亚香料煮香煮浓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竹笋炖咖喱,好奇问女主人这是哪儿来的做法,她说:“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怎么样,但我们爪哇中部人都是这样烧竹笋的。”吃了一辈子竹笋炒肉丝、竹笋烧肉、 笋片排骨汤……的中华儿女恐怕永远不会考虑把竹笋和咖喱这两种东西混在一起,甚至觉得这是不搭嘎的组合吧!这很多住在上海的小伙伴会想到,有的人会在制作狮子头的时候和大白菜一起炖,其实这让很多有着传统观念的人认为是离经叛道(“狮子头是不能加菜的! ”) ,而炒年糕加雪菜、毛豆和笋片也被评作不伦不类(“年糕要不就炒荠菜,要不就炒黄芽菜肉丝! ”) 。

     2-1.png

        每次遇到有人理直气壮地谈“正宗”“只可以这样”“一定不能那样”……对于专业的西餐师培训里的西餐老师来说觉得很累、很无奈。规矩本来就是人定的,一样米养百种人,肯定也有百种吃法 何必那么执着?如果做出来的菜合胃口,即便程序跟你妈妈你奶奶的经典做法不一样又怎样?一道平常只炒姜丝的牛肉片,如果就想加一点蒜片进去,又有什么大不了呢?不同的习俗看多了,天南地北的口味尝试过了,心头的质疑和禁忌自然就少了点。你说汤怎么能喝冷的?西班牙人的gazpacho番茄汤偏偏就是要喝冷的。你说巧克力怎么能吃咸的?墨西哥人传统的mole酱偏偏就是用巧克力加各种香料和辣椒炖煮拿来搭配肉食的;再说他们大红豆也煮咸的,还觉得我们的红豆甜汤和豆沙馅有点奇怪呢!


    DATE: 2018年10月30日